返回

穆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书签 上一章 书页 下一页 书架
    
011 师叔,我错了(第1/2页)


    黑衣青年冷冷地用手捏着穆临的脖颈,他的手指还在不断地收紧,让穆临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人,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!

    黑衣青年心中怒道。

    他是赤炼谷的大师兄,谷中人人敬仰羡慕的门中娇子常沣,就在不久前他终于突破了筑基中期的门槛,步入了筑基后期,成为了年轻一辈最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就在他满怀期待,认为谷主会把首席大弟子的符印交给他的时候,穆临出现了,这人不光是夺走了他首席弟子的身份,竟还拜入谷主的门下,成了他的师叔。

    一口怨气憋在他的心头,让他感觉比吃了一盘苍蝇还要恶心,一想到今天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弟子那暗含着讥讽的笑容,他就感觉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有了这个大胆地想法,在这个人成为首席师叔这件事还没有被公布天下的时候,杀了他!

    而他还可以堂而皇之地说不认识穆临,至于原因就更好办了,只需要说这个人鬼鬼祟祟,自己以为这是个贼,这样就可以避过欺师灭祖的大罪,只需稍受惩戒。

    所以,机会就只有这一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自觉地又加大了一分手上的力气,再需要两息,不,三息,他就可以将这个眼中钉给彻底地拔出,扔掉。

    一,

    二,

    三!

    成功了!放松下来的常沣非但没有高兴,反而感觉心中有些不适,还有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怒在心头的时候他可以做出任何事情,然而当他恢复了冷静,冲动不再,再去看自己酿下的大错之时,却又会让一颗心陷入深渊。

    努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,他常沣才是笑到最后的人,他应该以胜利者的姿态,去蔑视这个手中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于是常沣咽了口唾沫,强作骄傲地抬起头,看到了一双猩红的双眼。

    常沣被吓了一跳,觉得这个人的死状太过惊悚,下意识地松开了捏着对方脖子的手。

    可是穆临并没有倒下,他那血红的双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常沣,令常沣仿佛置身于无尽的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常沣此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蝼蚁,正在面对着一只体型通天的荒古巨兽。

    呵呵,常沣只来得及在心中发出这两个无奈的字,他的脖子就被对方用同样的手法给捏住了。

    不,对方的手更加有力,更加残暴,常沣可以肯定的是,对方可以轻易地杀掉他,而不会在心中产生任何的涟漪,因为没有人会为了一只死去的蝼蚁而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常沣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,他后悔,后悔为什么要去招惹这个人,这个人明显就是扮猪吃老虎!

    他不甘心,但是此刻的他就如同大洋中的一只蚂蚁,挣扎只会让它沉得更快。

    放弃了挣扎的常沣,静静地等着胸中空气的耗尽,可笑至极的是他刚才胸中装着的还是满腔怒火。

    常沣曾听人说过人在死之前会飞速思考,自己的思维时间出奇地长,这简直是一种残酷地折磨,他此时只希望死去得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啪!啪啪!”

    常沣睁开眼,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穆临,这个如同恶魔一般地师叔正在抽他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喂!喂!清醒一点!”

    常沣听到了这句话,难道他,还没死?

    这个谷中最强大,最冷酷的弟子此时感觉这个师叔就是他最亲的人,是他又给了自己希望,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扑进穆临的怀里,哭得像个孩子:“师叔!我错了!”

    看着在自己怀中失声痛哭的黑衣青年,穆临一脸迷茫和疑惑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刚才师傅给自己治伤时也好,这个黑衣青年突然袭击自己也罢,那如海一般地血水,那滔天的怒火和心中的暴虐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答案不得而知,好在最后时刻那抹血色又及时地褪去,要不然这个黑衣青年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穆临想不透,那恐怖的血海从哪里来,又藏在什么地方,为什么突然就出现,让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不知道这跟他失去了的记忆是否有关系。

    身体的突变让他的内心十分地恐惧,不敢将此事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他用右手轻轻地摸着常沣的头,让对方的心情尽快地平复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常沣恢复地差不多了,穆临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禀首席师叔,弟子常沣,是赤炼谷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穆临心中恍然,原来此人便是那书生口中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“常师侄。”


     =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足迹